当前位置:首页 >要问要论

做实日常监督 压实监管责任 一严到底整治“小金库”问题

发布时间:2024-04-01 08:39:53浏览次数:46 信息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字体: [ ] [ ] [ ]

11.jpg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纪委监委针对辖区内查处的部分村干部私设“小金库”问题,制发纪检监察建议深化整治,同时运用“室组地”联动等机制,做实日常监督和专项监督,压实职能部门资金监管责任。图为近日,该区纪委监委干部和莲花镇纪委干部一道,走访了解澳溪村等村(居)落实财务公开制度情况。朱晨欣 摄

 22.jpg

云南省宜良县纪委监委针对私设“小金库”问题,加大案件查办力度,严肃整治财务管理、资金使用过程中的腐败和不正之风。图为该县纪检监察干部正对一起“小金库”案件研判分析案情。易盛芳 摄

3月26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黑龙江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敏被开除党籍。通报提到,张敏“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设立‘小金库’并使用‘小金库’款项”。

“小金库”是指违反法律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应列入而未列入符合规定的单位账簿的各项资金(含有价证券)及其形成的资产。近年来,随着各地深入治理,私设“小金库”现象得到有效遏制,但仍时有发生,甚至出现隐形变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如何坚持严的基调持续深入整治私设“小金库”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私设“小金库”本质是为了逃避监管,为腐败和不正之风大开方便之门

设立“小金库”主要是企图使国有财产脱离财政、审计等监管,达到任性使用的目的。从资金来源上看,“小金库”往往是通过将违规收取、套取的资金,或者将本该入账的国有资金、集体资金不入账,形成“账外账”。

2023年6月,四川省都江堰市金信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富洪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马富洪其中一项问题,就是将公司收取的保证金、担保费采取不入账或暂缓入账的方式对外放贷,赚取利息,私设“小金库”为包括她本人在内的金信公司工作人员发放所谓季度、年终“绩效”,以及用于公司其他开支。此外,为增加“小金库”资金,她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招商引资奖励结余现金54万余元。

都江堰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黎小兵表示:“设立‘小金库’不但违反了会计法等法律法规,还由于相关款物缺乏有效监管,在使用‘小金库’资金过程中极易滋生违规发放津补贴、超标准接待、挪用公款、私分国有财产、贪污等违纪违法甚至犯罪行为,损害国家和集体利益。”

现实中,一些单位打着公家的旗号设立“小金库”,认为这样“方便开展工作”,同时为集体谋取所谓“福利”。但实际上,私设“小金库”就是为了规避、脱离监管,为腐败和不正之风大开方便之门。

2012年,浙江省建德市新安江街道白沙社区为“方便”资金使用,在白沙股份经济合作社基本账户以外,以社区“两委”干部名义开设个人银行账户管理资金,实为私设“小金库”。

2016年12月至2018年6月间,时任白沙社区党委委员、白沙股份经济合作社董事林雪莲,利用管理白沙社区“小金库”的便利,共挪用资金29笔,全部用于营利活动以谋取私利。2023年6月,林雪莲受到开除党籍处分。2023年9月25日,林雪莲因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建德市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吴燕红表示,“小金库”一般是用于支付不符合规定的相关费用。根据建德市规范农村集体资产管理工作的相关意见,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只能开设一个基本存款账户,除土地补偿费专门账户外,不得开设其他专用或者临时账户。但为“方便”资金使用,白沙社区开设个人银行账户管理资金,并从中违规列支“福利费”“走访费”等相关费用,属于违纪违法行为。

建德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余峰告诉记者,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发现,“小金库”的资金来源主要有四种:

一是隐匿各类收入,不纳入规定账目核算。单位或个人未将行政事业性收费、社会捐赠、会费收入等纳入财政专户管理,而是直接截留隐匿。

二是以费用支出名义,套取资金。单位或个人以办公费、培训费、劳务费、招待费等名义从单位账户中套取资金,手段较为隐蔽。

三是违规处置资产,转移资产。单位或个人以虚假资产报废、虚假应收款项坏账核销、虚假关联交易等方式,实现资产转移。

四是通过违规收费、罚款,获取额外收入。一些部门在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之外,巧立名目设立不合理收费项目。

“小金库”成为滋生“四风”和腐败问题的温床,极易产生由风及腐、风腐一体的违纪违法问题

2017至2019年,江西省南城县第二中学党总支书记、校长张某某委托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商家,代为违规收取学区外农村初一新生家长“赞助费”63.2万元,设立“小金库”。“小金库”资金多用来搞违规接待。2022年底,该县纪委监委查处这一问题后,给予张某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就资金去向而言,‘小金库’往往用于超标准接待、违规吃喝、违规发放津补贴等。”南城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余子健说。

例如,2019年9月至2022年8月,时任四川省简阳市禾丰镇初级中学党支部书记、校长张某安排出纳王某某虚构误餐费套取资金,设立“小金库”,金额共计44万余元,用于违规发放津补贴、向从事公务的人员赠送礼品、公款吃喝等。2024年1月,张某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政务撤职处分,王某某受到留党察看一年、降低岗位等级的处分。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一些“小金库”还披上了“新马甲”,发生隐形变异。

比如,以“阴阳合同”形式,截留承包经营费用设立“小金库”。2022年,云南省宜良县纪委监委对相关问题线索调查时发现,2017年至2021年期间,该县某中学采用“阴阳合同”方式套取食堂承包款,与3家食堂承包方签订承包合同,金额为16万元/年,实际收取金额为24万元/年,共计截留40万元,该笔资金由时任该中学总务主任毕某某存于私人账户内。这种签了合同,但实际未按合同交款的行为,明面上很难看出端倪。

又如,2022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乐业县纪委监委派出督查组到县社保中心开展监督检查,发现该中心日常广告经费支出存在异常。最后查实该中心存在虚列广告宣传费用,假手第三方套取资金购买土特产等违纪行为。时任乐业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局长吴某和出纳潘某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这是一起‘小金库’隐形变异问题。”乐业县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王水保表示,“从各地查处的案例看,假借第三方套取公款,比如以会议费、劳务费、培训费和咨询费等名义套取资金,以假发票等非法票据套取资金充入‘账外账’等,本质就是设立‘小金库’,只不过形式手段发生了变化。”

坚持风腐同查,保持高压态势,推动财经纪律严格执行

“陈某某任县博物馆馆长期间,将单位店面出租租金不入单位账户,直接用于抵扣单位日常接待餐费,且在全县清查私设‘小金库’情况时隐瞒未报,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江西省乐安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介绍此前查处的一起私设“小金库”典型案例时说。

“‘小金库’问题背后既存在少数党员干部纪法意识淡薄,对私设‘小金库’的危害性认识不足等主观原因,也暴露出资金监管不到位、监督查处力度不够等深层次问题。”该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表示。

2021年,福建省石狮市纪委监委查处了该市种业发展中心原负责人李某违纪违法问题。李某从2000年开始从种业发展中心各项业务中套取资金226.2万元,一直持续到2019年。2022年12月,李某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2023年6月,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八个月。

“李某套取资金私设‘小金库’的行为并不高明,但由于有关部门对国有资产经营情况监管缺位,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石狮市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有关负责同志表示,在一些单位,一旦领导和会计相互串通,普通工作人员难以了解单位国有资产管理状况,如果上级主管部门不加强监管,很容易留下套取资金、私设“小金库”的空间。特别是部分单位业务专业性较强,上级部门若不重视监管不善于监管,放任业务单位部门负责人全权处理,容易造成其把单位部门当作自己的“私有领地”,对国有资产动“歪脑筋”。

“小金库”作为“账外账”,给监管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2018年2月至2023年6月,江苏省泰州市广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海陵区属国企下属子公司)经理卞如俊将510余万元的公司利润设成账外“小金库”,并要求工作人员将另外40万元转入其实际控制的某企业银行账户,之后再汇入卞如俊母亲银行账户,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卞如俊占有该40万元被认定为贪污犯罪行为。2023年12月25日,卞如俊因犯受贿罪、单位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7.6万元。

办案人员表示,事实上,国有企业“小金库”往往较为隐蔽,不易被发现。首先,个别企业有自己的隐性收入,其负责人对隐性收入想方设法变通隐匿,逃脱监管,使得监管部门较难及时全面掌握问题;其次,“小金库”属于“体外循环”,企业财务账册没有体现,很难通过查账的方式发现。这些都是“小金库”问题屡禁不绝的重要原因。

“小金库”问题归根结底属于违反财经纪律问题。卞如俊私设“小金库”案件发生以来,海陵区纪委监委在全区范围内开展财经纪律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聚焦财经纪律执行不严,内控制度失效、有章不循,账外设账,隐形变异“小金库”等问题开展专项整治。

石狮市纪委监委针对“小金库”问题特点,向相关单位提出纪律检查建议,要求落实财务公开制度,加强对廉政风险岗位的管控,并联合该市审计局开展财务领域廉政风险排查和专项监督检查,重点检查财务内部控制、资金安全管理等情况,督促落实资金安全管理措施,强化责任追究。“下一步,我们将继续盯紧财务内控制度的实施,督促相关部门开展经常性监督检查,护好集体‘钱袋子’,让违纪违法分子无机可乘。”石狮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表示。

强化责任落实。宜良县纪委监委在对教体系统开展专项整治时发现,一些学校设立“小金库”,用于违规发放津补贴、报销不合规费用的问题。该县纪委监委随即联合职能部门,督促全县学校严格按照“三重一大”议事决策程序,着力加强和完善内部控制,坚持公开原则,实行校务财务定期向教职工、社会公开,推动解决信息不对称等问题。

治理“小金库”问题要注重风腐同查。四川省合江县纪委监委建立健全“室组地”协同联动等工作机制,对发现的“小金库”问题,聚焦“钱从哪来”“钱去哪里”两个关键,深挖细查“小金库”问题背后的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利益输送等问题,既“由风查腐”又“由腐纠风”。

警示教育这一手同样不能放松。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纪委监委坚持抓早抓小、抓长抓常。通过推动开展财务管理基本知识和财经纪律宣传、违纪案例警示教育、签订承诺书等方式,进一步严明纪律和制度规定。同时,加强对重要岗位人员、敏感节点、关键环节的监督和提醒,督促管理人员加强廉洁自律意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琰

上一篇: 纪检监察机关立足职能职责 督促生态环保问题整改到位

下一篇: 王赋在张掖调研时强调 认真贯彻中央纪委和省纪委三次全会精神 推动各项任务落地见效

版权所有:中共庄浪县纪委 庄浪县监委 主办单位:中共庄浪县纪委 庄浪县监委

联系电话:0933—6621120邮箱:zlxjjwbgs@163.com

承办单位:庄浪县纪委监委办公室 陇ICP备2022002371号

甘公网安备 62082502000132号